做强养老服务业 实现老有所养
——2016年北京市“展望‘十三五’发展谱新篇” 系列形势政策报告会第六场
精彩观点
  • 老龄化社会即将到来,怎么看、怎么办?

    北京真正住在养老机构的人不过1%,即使今后逐渐到2%、3%,绝大部分还是在居家养老中。所以居家养老不是选择的问题,是自然的过程,跟穷富没有关系。[详细]

  • 北京如何满足老年人的居家养老服务需求?

    北京市提出建立基本养老服务制度,对城市特困、农村五保、低保、高龄、失能、失独等特殊困难老年人,由政府给予相应的福利服务保障。对低保家庭失能老人入住定点养老机构提供每人每月1100元的补贴。建立经济困难的高龄和失能等老年人护理服务补贴制度。将第五社会福利院改造成专门保障失独家庭中的失能或70岁以上老年人入住的养老机构。为7万多名经济困难的老年人购买意外伤害保险,为3万多名空巢老人安装紧急医疗呼叫器和烟感报警器,为3000多名高龄困难老年人发放慰问金。为15万名失智老人配发防走失智能手环。[详细]

北京市有哪些创业创新的扶持政策
  • H5:北京市如何实现“老有所养”?

    近年来,北京市委、市政府紧紧围绕以“居家养老为基础,社区服务为依托,机构养老为补充”的社会养老服务体系建设,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取得了明显成效,实现了“四个转变”,即由单纯的养老事业转向发展养老事业和产业,由机构养老全面转向社区居家养老,由9064割裂状态转向机构和社区、居家融合发展,由政府主办为主转向养老服务业社会化、产业化发展。[详细]

统筹发展居家、社区和机构养老服务

  北京市正在大力发展居家养老服务。鼓励和引导社会力量进入养老服务领域,采取项目申报的方式对公益性、公众性项目以奖代补,重点培育与老年人居家生活紧密相关的老年餐饮、康复护理、养老家政、社区便民、健康科技、文化教育、网络信息、老年用品等8个行业,扶持有专业规模的养老服务商开展连锁经营,就近提供社区和居家养老服务。

  居家养老幸福工程正在实施。一是打造养老助残服务“金卡”。二是完善养老助餐服务体系。三是提升养老照料中心辐射能力。四是做实社区养老驿站。五是建立应急救援服务网络。六是开展适老性社区和家庭设施改造。七是实施关爱老人“五个一”。

  北京市积极构建社区养老服务平台。自2014年开始,全面调动包括政府和社会力量在内各类资源,建设被群众幸福地称为“街坊养老院”的街乡镇养老照料中心,打造区域养老服务平台,实现机构、社区和居家三类养老服务相互依托、资源共享、融合发展。

  三是加强民办养老机构政策制定与落实工作。北京市民政局会同发改委等10部门联合下发了《关于进一步推进本市养老机构和养老照料中心建设工作的通知》,由区县民政部门针对具体情况进行核实,确保了养老机构的健康发展。

  四是加强养老机构行业安全监管。北京市民政局联合市公安局消防局、市安监局定期对养老机构开展专项安全治理,并通过组织各类专业培训不断提升养老机构的安全管理能力,确保行业稳定。

建立健全基本养老服务保障制度
推进医疗卫生与养老服务相结合
  北京市民政、卫生、人力社保等部门建立了联合指导和协调会商机制,优化医疗机构设置、医保定点资质审批。2014年7月,市人力社保局出台《关于做好养老机构和养老照料中心建设医疗保险服务保障工作的通知》,对社区卫生服务机构在养老机构(养老照料中心)内设置的分支医疗机构申请纳入医保定点的,建立“绿色通道”。2015年8月,有37家养老机构内设医务机构通过此渠道被批准定点,全市具备医保定点资质的养老机构达到73家。
北京市提供的养老服务保障

  2013年,北京市提出建立基本养老服务制度,由政府给予相应的福利服务保障。建立经济困难的高龄和失能等老年人护理服务补贴制度。同时,北京市还探索开展长期护理保障工作。一是研究建立经济困难的高龄和失能等老年人护理补贴制度。二是支持开展政策性长期护理商业保险试点工作。三是由市金融、保监、民政、财政等部门组成工作组,启动长期护理保险政策研究。

“十三五”时期老龄事业发展目标

  到2020年,北京市将建成较为完善的社会养老保障体系,老年人基本生活保障更加有力。构建多层次的社会养老保障体系,老年人多样化的养老服务需求得到满足。形成共建共享的老龄社会管理体系,全市老年人有更多获得感。创建基本完备的老龄政策法规体系,老龄事业发展基础更加坚实。

  一是社会养老保障体系更加完善。五项社会保险基金收缴率保持98%及以上,城乡基本社会保险实现应保尽保。

  二是社会养老服务体系丰富多样。养老服务社会化、产业化、体系化、信息化发展更加充分,服务类型较为丰富,服务供给相对充足。

  三是老龄社会管理体系共建共享。老龄工作体制机制更加顺畅,工作力量逐步加强。

  四是老龄政策法规体系更加完备。完成首都应对人口老龄化战略研究,制定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政策措施,养老与经济、医疗、社会、文化、家庭等相关领域的政策相互衔接,体系化的制度安排初步形成,首都老龄政策体系基本完备。